<xmp id="ims28"><small id="ims28"></small>
<div id="ims28"><li id="ims28"></li></div>
  • <small id="ims28"><li id="ims28"></li></small>
    <div id="ims28"></div>
    <xmp id="ims28"><li id="ims28"></li>
  • <div id="ims28"></div>
  • <small id="ims28"><button id="ims28"></button></small>
  • <div id="ims28"><button id="ims28"></button></div>
    <small id="ims28"></small>
  • <li id="ims28"></li>
  • <small id="ims28"><button id="ims28"></button></small><li id="ims28"></li>
  • <small id="ims28"><li id="ims28"></li></small>
  • <small id="ims28"><li id="ims28"></li></small>
  • <small id="ims28"></small>
  • <small id="ims28"></small>
    • 口號
    • 爭創世界品牌 振興民族工業
    新聞中心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從全球視野看中國電力產業發展
    發布時間:2013-05-16 21:50:00
           電力是現代社會重要的基礎產業與公用事業,但供應能力不足、經營難以持續、不夠安全穩定等電力供應保障問題始終是一個世界性難題。黨的十八大描繪了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加快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宏偉藍圖,并提出“五位一體”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總體布局,對于中國電力產業在新的歷史時期通過科學發展,更好地解決電力供應保障這一難題提出了更高要求,也有重要啟示意義。
            中國電力的發展空間
            電力產業發展與經濟發展具有高度相關性,這已在世界各國得到普遍驗證。1978—2010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年均增長9.9%,同期全社會用電量的年均增長速度也達到9.2%。2010年中國發電裝機容量、發電量分別達到1978年的16.8倍與16.5倍。但與此同時,電力供應保障問題仍然沒有得到完全解決,電力投資在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中的占比持續下降,季節性、時段性、地區性的新型電荒甚至有長期存在的態勢。
            2010年中國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超過4000美元,進入世界中等偏下收入國家行列,總體上處于從工業化、城鎮化中期向后期過渡的歷史階段。黨的十八大提出到2020年國內生產總值和城鄉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為達到這一目標,參照各發達國家在類似階段所走過的發展歷程,可以預見中國電力在新的歷史時期具有廣闊的發展空間。
            2010年中國人均用電量達到3135千瓦時。從國際上看,美國、英國、韓國等國人均用電量從3000千瓦時增長到5000千瓦時分別用了11年、11年、8年,平均年增速約為5.5%。按照新的“翻一番”目標,預計2020年中國人均用電量可達5800—6000千瓦時。
            2010年中國人均生活用電量達到380千瓦時。從國際上看,美國、日本等國人均生活用電量從400千瓦時增長到900千瓦時用了9年左右時間,平均年增速大約9.0%。按照新的“翻一番”目標,通過結構調整、發展轉型進而擴大內需、傾斜民生消費,預計2020年中國人均生活用電量可望接近1000千瓦時。
            2010年底中國人均發電裝機容量達到0.72千瓦,而世界發達經濟體在完成工業化、城鎮化時,人均發電裝機容量普遍達到1.0千瓦以上。按照新的“翻一番”目標,考慮利用率、同時率較低的清潔可再生能源的發電裝機占比不斷提高,隨著市場化改革以及電荒的逐步緩解,中國發電利用小時將逐步向世界平均水平靠攏,預計2020年中國人均發電裝機容量可達1.2千瓦甚至1.5千瓦。
            一言以蔽之,按照新的“翻一番”目標,中國電力發展還有較大空間。預計到2020年,全社會用電量可達8.1萬億—8.4萬億千瓦時,全口徑發電裝機容量可達17億—20億千瓦(根據產業政策的不同而浮動)。這一巨大的發展空間對于解決中國的電力供應保障問題,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提供了難得的轉型機遇。
            中國電力的發展方式
            新的“翻一番”目標展示了未來中國電力發展的巨大空間。但我們也應清醒地看到,目前中國電力發展中還存在著若干深層次問題,只有通過進一步深化改革,有效調整電力發展方式,才能更好地解決電力供應保障這一世界性難題,更好地服務于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大局。我們要按照十八大提出的“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精神要求,明確中國電力的發展方式轉型方向:
            一是協調發展。黨的十八大指出,新的“翻一番”目標,必須建立在發展的平衡性、協調性、可持續性明顯增強的基礎上。電力產業規模龐大,投資巨大,系統性、整體性要求非常高。中國電力在高速發展的過程中,體制機制還存在若干不適應生產力發展的問題。例如,建設規劃及產業政策系統性不強、市場交易格局不平衡、企業持續經營困難等。必須通過繼續深化電力體制改革,進一步提高電力產業發展的協調性。
            二是責任發展。黨的十八大要求,促進城鄉共同繁榮,加大對老少邊窮地區的扶持力度,通過改善民生來擴大內需,維護和諧穩定。電力是實現新農村建設、城鄉一體化發展、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任務的重要領域。目前,我國仍有380萬左右無電人口,農村電網的投資、管理、質量、服務還普遍落后于城市,特別是地方電力保障還缺乏權責對等的可持續機制。因此,必須充分調動中央、地方、企業、政府等各方積極性,實現電力責任發展。
            三是綠色發展。黨的十八大將“生態文明建設”納入“五位一體”總體布局,明確提出推動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中國每年所采煤炭55%以上用于發電,電力消費能源在一次能源占比中超過40%,對生態環境造成的影響不容忽視,低碳減碳的國際政治壓力也越來越大。但中國電力系統總體能效依然不高,節能減排主要依賴行政手段,通過市場實現資源優化配置的目標尚未實現,特別是需求龐大的社會潛力遠未有效調動起來,清潔高效綠色發展任重道遠。
            四是智能發展。黨的十八大提出堅持走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道路,增強創新驅動力,構建現代產業新體系,培育經濟發展新優勢。隨著第三次工業革命初露端倪,電力系統是“信息化和工業化深度融合”的核心環節,智能能源網技術及相關產業有望從眼前的國際競爭熱點發展為未來最大的經濟增長點。在這一領域,中國與發達國家站在同一起跑線上,某些環節不乏一定競爭優勢。但我們也面臨產業市場割據、投資政績沖動、管制能力不足等困擾??萍紕撔?、智能發展已成為中國電力產業的一種歷史責任。
            中國電力的發展戰略——全面提升產業價值
            電力供應保障問題是世界性難題。印度等新興經濟體長期遭受嚴重電荒,美國電網系統薄弱、管制乏力,日本、歐洲大型電力(能源)企業普遍面臨經營困難,大規模停電事故在世界各地屢見不鮮。在中國,建國以來管電體制多次調整,改革開放之后更是陸續實行了多家辦電、政企分開、廠網分開、市場監管等諸多與世界同步的市場化改革措施,但長期存在的電荒問題至今仍難根治。
            應當認識到,電力建設與生產,需占用大量資金與資源,歸根結底要由全體社會成員負擔,因此其發展動力在根本上取決于其所創造的價值。如果這種價值明顯高于各項社會成本,“經濟發展,電力先行”自然水到渠成;而如果增值空間有限,在對公共資源的競爭中缺乏顯著的比較優勢,往往陷入一種缺之可惱、增之無報的決策尷尬。
            傳統上,電力是被作為基礎產業與公用事業來看待的。這種定位本身,從根本上對其價值進行了一種“封頂”。在工業化發展前半程特別是重化工業階段,單位產值電耗急劇增長使保障供電的價值較高,于是電力發展眾望所歸;而當經濟社會發展進入更高階段之后,電力在大多數國家便陷入一種依據負面激勵(停電缺電)來維持的低水平發展狀態。
            因此,解決中國乃至世界的電力供應保障問題,核心還在于全面提升電力產業價值。即通過為社會奉獻更大的價值,實現產業自身的持續健康發展并完成對電荒的根治。協調發展、責任發展、綠色發展、智能發展的電力發展方式轉型,正是在工業化發展中后期到后工業化時代,面對全球政治經濟形勢的嚴峻挑戰,全面提升電力產業價值的基本戰略方向。
            一要進一步優化電力產業的基礎保障價值。當前,中國工業化、城鎮化和農業現代化的發展進程還未完成,不同地區之間發展模式與發展階段差異顯著,電力領域同樣存在多種不均衡與不同步。通過推進電力產業的協調發展與責任發展,有利于更好地遵循客觀規律,理順權責機制,從根本上擴大內需。在中央層面不斷提高科學決策與宏觀治理能力,在地方上有效保障民生權益、維護基本秩序。從籠統粗放的電力供需總量平衡,到更加因地制宜地兼顧各地各類需求差異,更加與時俱進地維護產業體系整體發展。在更好滿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對電力(能源)需求的進程中,實現電力產業基礎保障價值的進一步優化。
            二要有意識提高電力產業的生態承載價值。隨著經濟社會發展,資源環境的價值在世界范圍內不斷提升。電力因其對環境的巨大影響和對資源的大量占用,通過外部成本不斷內部化,成為具有越來越高生態價值的龐大載體。近年來,在中國每年高達七八千億元的電力投資中,可再生能源、脫硫除塵、潔凈發電等領域已占據越來越多的份額,“十一五”以來煤電建設幾乎完全由“上大壓小”(上大發電機組、關停小發電機組)、熱電聯產等政策引導。隨著中國生態文明建設的不斷深入,通過推進電力綠色發展,有意識地承載并服務于更多資源環境生態價值的實現,將使電力產業獲得新的價值與發展空間。
            三要歷史性激發電力產業的系統整合價值。目前,新能源、智能網絡等領域面臨重大技術突破,電力作為網絡性滲透性最強的基礎產業,如果能夠抓住機遇,主動變革,有望實現產業價值的飛躍。推進電力智能發展,一方面可以促進多樣化本土化新能源發展,解放需方生產力,緩解一次能源不獨立的壓力,另一方面可以智能整合電力能源相關體系(能源生產體系、載能用能體系及相關信息體系),釋放系統優化所蘊涵的巨大效益。與此同時,通過引領新技術新產業變革,完成信息化與工業化的深度融合,可以從更高層面提高國家競爭力和可持續發展能力。
            早在40年前,美國就提出“能源獨立”的口號,但在現有世界能源市場體系下,主要發達經濟體(美國、日本、歐洲)至今都遠沒有實現能源獨立。通過推進電力智能發展,將大型經濟體保障電力供應的問題上升為一個系統整合能力問題,使國際能源安全的博弈從地區資源層面競爭上升為國家能力層面競爭,這里面有著重大的歷史機遇。特別是對于中國這樣在國際能源安全格局中處于劣勢地位的新興經濟體,通過全面提升電力產業的基礎保障、生態承載、系統整合三大價值,不僅可以有效治理電荒、塑造新經濟增長點,而且將使國家的能源安全態勢,從目前在既有市場格局中被動的騰挪折沖,轉變為在新興市場領域中主動的弄潮領舞。
            黨的十八大提出的目標、愿景和理念,為中國電力提供了發展空間,指明了發展方式,規劃了發展戰略,必將成為中國電力發展史上的一個重要節點。通過深入學習深刻領會十八大精神,努力踐行協調發展、責任發展、綠色發展、智能發展的理念,中國電力產業不僅將提供更多的優質能源,而且將通過釋放出基礎保障、生態承載、系統整合等更多的產業價值潛力,更好地解決電力供應保障問題這一世界性難題。 
    香蕉一本大道中文在线-影音先锋丝袜资源站丝袜-国产午夜伦伦午夜伦-热AV东京热热AV东京热|亚洲人成高清小说|欧美做真爱免费100部-亚洲欧美卡通图区aⅴ